原美聯儲“二號人物”:美元上漲 新興市場要即刻採取行動

2018-05-10 14:41:51 金利寳創投有限公司 61539


對於美元上漲對新興市場貨幣的影響,原美聯儲副主席Fischer坦言,“這件事發生得比我預想的還要更快一些……一些國家快要陷入困境,不得不採取強力政策。”

 

今年以來,美元/阿根廷比索已經上漲了近22%,美元/土耳其里拉升值13%,美元/印度盧比上漲5%

 

美元上漲令新興市場貨幣走軟,融資成本上升,加上利率上漲的雙重打擊,新興市場經濟體面臨壓力。

 

“我們談到的國家數量有限。”Fischer補充稱,只要這些承壓的政府採取行動,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發揮支持作用,情況就能穩定下來。

 

國際金融協會(IIF)日前的研究顯示,在美元走高、利率上升、貿易糾紛的環境下,中國、烏克蘭、阿根廷、南非和土耳其面臨的風險最高。

 

上述五國在融資需求、貨幣儲備、資產估值、貿易韌性方面,是所有發展中國家中最脆弱的。

 

俄羅斯、捷克、哥倫比亞、巴西和菲律賓的資產較少受到上述風險的影響。

 

阿根廷總統週二稱,向IMF徵詢了貸款事宜。IMF總裁拉加德58日提到,已經與阿根廷啟動了關於如何健全經濟的討論,短期內會推進相關舉措。

 

美國經濟方面,原美聯儲副主席Fischer週三稱,通脹依然和自己離開美聯儲時一樣低迷。

 

“當我離開時,也就是僅僅67個月之前,所有的擔憂都在於我們沒有看到任何通脹,”Fischer週三在參加拉斯維加斯一項峰會時接受CNBC採訪,稱“我不認為我們現在看到了比那時多得多的通脹”。

 

Fischer認為,在加息方面,美聯儲應該“再等一會”,來觀察事態的進一步發展。Fischer在去年10月卸任美聯儲副主席。當月美國核心PCE的增速在1.60%,失業率跌至4.1%

 

Fischer還警示,“不看通脹也不擔心通脹的央行,會翻下更多的錯誤”。

 

原美聯儲副主席還提到,美聯儲在下一次經濟下行時有一定的緩衝空間,但這一空間可能不像以往那樣多。

 

“我的建議是要做好會經歷危機的準備,” Fischer在討論中稱,“幾乎每一個央行官員都會在某個時間經歷危機,伯南克遇到了,而耶倫通過出色的管理和一些好運氣避免了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