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輸油管爆炸揭露了墨西哥偷油到底有多瘋狂

2019-01-21 09:53:13 金利寳投資有限公司 184058


墨西哥伊達爾戈州韋利爾潘市的一處輸油設施18日下午遭不法分子偷油,隨後發生爆炸並造成大量人員傷亡。據信,事發時現場聚集了約600800名民眾。

 

州長奧馬爾·梅內塞斯當地時間19日在新聞發佈會上表示,截至當晚,爆炸致死人數已升至73人,另有至少75人受傷。

 

偷油問題在墨西哥由來已久,最近幾年愈演愈烈,每年造成至少30億美元損失。墨全國的地下偷油點將近13000個,在爆炸發生的伊達爾戈州就有1700多個。

 

而偷油導致的油管爆炸慘劇的背後,是墨西哥從上至下石油腐敗及盜竊問題的縮影。墨西哥新總統洛佩斯上任一個多月來,已出臺一系列“鐵拳”措施,希望解決困擾墨多年的“油耗子”問題。

 

前一秒在嬉笑 後一秒渾身火球

 

當地媒體報導說,18日下午,大量車輛停靠在事發地點附近公路上,不少民眾紛紛拿著容器奔向輸油設施。

 

現場聚集著600800名民眾。視頻畫面中,汽油像泉水般噴湧出地面一米多高度。人們玩耍嬉笑著,身上被石油淋濕。

 

伊達爾戈州警方通報,他們當地時間1817時接到報案,稱有人試圖偷盜燃油,隨後現場於19時左右發生爆炸。不少傷者覆蓋著火團跑出,高聲叫喊人名和“救救我”。死傷者多遭較為嚴重的燒傷以及吸入過多有毒氣體。

 

超過100名消防員奮戰近5個小時才把大火撲滅,現場濃烈汽油味持續至天亮。 然而,事發地距首都墨西哥城不到100公里車程,不遠外就是墨西哥石油公司的煉油廠。

 

在爆炸現場,記者見到焦急等待的諾爾瑪和親人們。她有個受傷的弟弟這次傷情較重,被轉移至首都醫院。還有一個親人還下落不明,“希望對民眾來說,這麼痛苦的事不要再發生了。”

 

 图片关键词

 

這是119日在墨西哥伊達爾戈州特拉韋利爾潘市拍攝的爆炸現場。

 

新華社記者 辛悅衛攝

 

偷油鏈條從上至下 月入6倍最低工資

 

近年來,偷油成為墨西哥社會安全最嚴重問題之一:墨西哥石油公司官員,再到軍人、員警、犯罪團夥、地方村民都有參與偷油的行為。

 

其中較嚴重的是中部的普埃布拉州和瓜納華托州。墨西哥偷油犯罪已形成密集網路,國家損失慘重。

 

 图片关键词

 

這是當地時間119日航拍的爆炸現場。新華社記者 辛悅衛 攝

 

今年初,新總統洛佩斯宣佈對墨西哥石油公司高管愛德華多·萊昂等人員展開調查。愛德華多曾在前任培尼亞政府時期負責監管企業輸油網路,打擊汽油偷盜行為,但他負責監管的地區“油耗子”橫行猖獗。

 

新華社記者曾駕車路過墨西哥中部公路,經常有手寫“出售汽油”的標識出現。這些汽油一般用簡易水桶裝盛。

 

分析人士指出,偷油行為中如果沒有官員和石油公司內部員工支持將很難進行,一些當地企業和加油站等也暗地參與售賣所盜汽油。

 

 图片关键词

 

這是當地時間119日航拍的爆炸現場。新華社記者 辛悅衛 攝

 

此外,當地民眾的參與也為涉及偷油犯罪集團和官員等提供一層“社會保護”。當地居民主要從事農業,對不少偷油賊來說,偷幾桶汽油,比種一年莊稼來錢快多了。一些年輕人因不滿工資低等原因走上偷油之路。

 

簡單算一筆賬,一些當地民眾通過偷油方式可獲得每月多至14000墨西哥比索收入(約合4970人民幣),是墨西哥最低工資的近6倍。

 

新總統的“組合鐵拳”:看看誰先累!

 

去年12月,墨西哥新任政府出臺打擊偷油相關措施,關閉墨西哥石油公司下屬13個油閥中的4個,改用油罐車運輸等方式。

 

不過,這種方式無法滿足正常用油需求,導致墨西哥多個州出現“油荒”。其中包括首都墨西哥城、哈裏斯科州、瓜納華托州、米卻肯州等。

 

 图片关键词

 

119日在墨西哥伊達爾戈州特拉韋利爾潘市,士兵在爆炸現場附近警戒。

 

新華社記者 辛悅衛

 

墨西哥也採取一系列措施防止偷盜汽油行為,開始檢查加油站汽油輸入輸出情況,向輸油設施派遣數千名軍人,追蹤煉油廠員工電話使用情況、確認輸油車行駛路線等。

 

1月初,新華社記者走訪首都墨西哥城多個加油站,多個加油站外排起長隊,駕駛員在車內徹夜等待輸油車到來,主要道路上車輛明顯減少。不少民眾對“油荒”有所抱怨,等待加油時間也由數十分鐘甚至延長到整晚。

 

不過這些“爭議性”措施也確實緩解了偷油現象。總統洛佩斯表示,這些計畫實行後,輸油管道偷盜由原來日均787處降至177處,約半個多月來累計共防止8540處油管偷盜,節約25億比索(約合8.87億人民幣)。

 

不過分析人士指出,墨西哥石油公司原油生產能力連年下降,提煉技術落後,部門燃油需依靠進口等因素也導致“油荒”出現的原因。

 

目前,墨西哥政府表示已採取一些措施緩解“油荒”,如開放部分輸油管道,加強輸油車數量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