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聯儲加息背後的財富週期

2018-12-31 15:09:03 金利寳投資有限公司 163258


美聯儲的每次加息,都深深的影響著全球經濟。

 

最近全球資本市場過山車般的走勢背後,則是白宮與美聯儲之間巨大的分歧。

 

隨著特朗普不斷炮轟美聯儲,白宮近期正在安排鮑威爾到白宮,與特朗普進行一次親切友好的會面,因此這次會面有可能會影響到未來兩年,特朗普任期內的美聯儲加息週期。

 

說起來,週期天王周金濤有一句話我非常認可,人的財富主要是由週期帶來的。不過,根據自然界中的“守恆定律”,每一次週期在給一部分人帶來財富的同時,也必定會帶走一部分人的財富。

 

因此,如果細數最近三十年美聯儲的加息週期,我們會發現每一輪週期,都會有一代人成為加息的犧牲品。

 

1

 

第一輪加息,是19883月至19895月,美聯儲十餘次的加息,將利率從6.5%繼續上調至9.8125%

 

此次加息的結果是很喜人的,美國幾乎一口氣幹掉了所有的競爭對手。

 

一度經濟反超美國的日本,在加息資本回流美國的大背景之下,簽署了廣場協定並跟隨美國加息,結果直接刺破了日本的經濟泡沫,一次性失去了幾十年。

 

而這輪加息甚至連社會主義國家也都受到了衝擊,東歐劇變,柏林牆倒塌、蘇聯解體......甚至當時正在價格闖關的中國也都未能倖免。

 

因此,這一輪加息的經濟週期背後,政治上美國也順勢掃蕩了所有競爭對手,世界由兩極多強的對立,變成了美國的一家獨大。

 

第二輪加息,週期是19942月至19952月,美聯儲將利率從3.25%上調至6%

 

這一輪的加息結果,就是大家熟知的東南亞金融危機,引導全球經濟的發動機重回美國。

 

在危機之下,朝氣蓬勃的亞洲經濟遭受重創,亞洲絕大部分股市遭受重創,大量製造業企業破產,創造經濟奇跡的四小龍紛紛折戟沉沙,喪失了與美國競爭的實力,亞洲各國徹底淪為了美國產業體系中的一環。

 

而美國在這一輪危機收割之後,資本迅速湧入互聯網,突破傳統工業,締造了一個新的時代。

 

第三輪加息的週期,是19996月到20005月,基準利率從4.75%上調至6.5%

 

這一輪加息的結果,是刺破了全球互聯網泡沫。

 

很多人看到的都是美國在這一輪互聯網泡沫破裂中損失慘重,卻沒有看到這一輪打擊中,歐洲和日本的互聯網企業全部完蛋,從此淪為美國互聯網巨頭們的經濟殖民地,美國的互聯網巨頭們紛紛在廢墟之中迅速重建他們偉大的帝國。

 

中國當時情況也沒比歐日好多少,馬化騰差點50萬賣了如今市值四萬億騰訊帝國,馬雲的巨無霸阿裏當年距離破產也命垂一線,要不是中國政府的支持和有特色的互聯網管制,當時中國也會跟歐日一樣全面淪陷。(即使如此,二馬的股權也快被稀釋沒了)

 

第四輪加息的週期,是20046月至20067月。這一輪美聯儲一口氣17次加息,將基準利率從1%上調至5.25%

 

這一輪加息的結果,就是著名的全球經濟危機。

 

雖然這一波危機將美國差點搞崩潰了,但是美國最大的競爭對手歐盟在這一場全球競爭危機中損失更嚴重。美國在量化寬鬆之後,立馬就走了出來,而歐洲的歐債危機直到現在都沒緩過氣來。

 

這一輪危機之中,以諾基亞愛立信這些2G時代的王者慘敗給了蘋果高通為代表,歐洲在經濟上完美的錯過了可以彎道超車的移動互聯網浪潮。

 

而政治方面,經濟問題引發的分配問題開始撕裂歐洲,作為全球唯一能跟美國對抗的經濟體,卻以英國脫歐為代表,向了分裂的邊緣。

 

可以說,冷戰結束之後,美聯儲的加息週期,往往都能起到不戰而屈人之兵。

 

2

 

當然,梳理了最近三十年美國加息週期,並不是想說什麼陰謀論,因為每一次經濟危機對於美國本身來說也都是一次重創。但是以叢林法則的角度來看,每一次經濟的波動都是資本主義的一次自我修復。

 

供給側改革之下會為美國的資本主義經濟打造優勝劣汰的環境,從而使得新經濟脫穎而出。而與此同時,依靠著美國強大的經濟底蘊,每一次危機都會消滅美國大量的競爭對手,形成新的壟斷從而理直氣壯做大做強。

 

從某個角度來看,這背後是一種資本自我進化的邏輯。

 

而用通俗的話說,就是大時代裏面丁蟹的那句:“全死光了,就我沒死”。

 

那麼,研究美國加息週期和其背後的經濟週期有什麼用呢?

 

中國改革開放的成功,和每一輪的財富週期背後,從國家到個人,都是緊緊抓住了美國加息週期背後的政治週期。

 

三十年以來,美國第一波的加息週期,打垮了東歐和日本,這波週期我們成功抵擋住了之後,一方面以白菜價在東歐掃貨吃進工業技術,並引入日本的海量資本和生產線,另一方面南巡推動改革開放,以分稅制啟動國家基建。

 

而美國的第二波加息週期,擊潰了製造業為主的東南亞,這波週期我們不但把索羅斯們打得磕了牙,還趁機加入WTO,並將被風暴擊潰的四小龍的生產線轉移至大陸,憑藉著人口紅利和完善的工業基礎,我們成為了“全球工廠”,成為了全球經濟的引擎。

 

可以說,除了互聯網和地產巨頭之外,幾乎所有中國牛逼的企業家們都是在兩波週期之中,先後完成原始資本積累和高速發展。

 

美國的第三波加息週期,擊潰了歐洲和日本的互聯網產業,使得美國互聯網企業在努力消化勝利品的時候,對當時尚且貧瘠的中國網開了一面,BAT們得以在牆的保護下苟延殘喘,完成逆襲,成為了中國企業家中最閃亮的三個人。

 

可以說,兩千年初互聯網泡沫破碎後,所有投身互聯網的,哪怕是買股票的,如今即使不是大佬也大多都實現財富自由了。

 

而美國的第四波加息週期,一口氣打垮了除了美國之外,所有的新興產業。

 

一方面,這給了中國企業廉價的技術引入機遇,以中國的高鐵為代表,同時吸收了德國的西門子、法國的阿爾斯通、加拿大的龐巴迪和日本的新幹線,四個國家的最先進技術。

 

另一方面,給中國帶來的巨大的新興市場,以移動互聯網為代表,華為、中興、小米、Ov等迅速填補了西方發達國家移動互聯網時代的產業空白。

 

更不要說,牆擋住了臉書、推特和穀歌,為騰訊的微信、阿裏的微博和百度的搜索爭取了寶貴的發展期,如今BAT三巨頭已經開始佔領被美國清洗的亞洲市場了。

 

而對於個人來說,無論是這一波加息週期之後在中國買房子,還是投身新經濟時代的移動互聯網,都能夠趕上這一波的財富週期。

 

3

 

梳理了過去三十年美國的週期和中國的改革開放,我們會發現中國偉大的成功不是撞大運,而是我們每一次都以接力棒式的抓住了全球的經濟週期和機遇。

 

所以呢,按照美聯儲預計2020年停止加息的週期,我們就應該籌畫自身的週期佈局了。

 

就像我很喜歡的Chaos is a ladder”這句話,每一次美國加息週期之後的經濟重整期,都將出現臨歷史性的機遇。就像上一個週期的咱李書福能夠白菜價買沃爾沃那樣,未來加息週期尾聲的時候,沒有什麼是非賣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