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人手軟?美11名參議員發聯名信,要求公開特朗普與沙特經濟往來

2018-10-19 21:30:02 金利寳投資有限公司 215488


 

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導,北京時間1018日,11名美國參議員發表給特朗普的聯名信,列舉了特朗普過去和沙特相關的多次交易,要求特朗普在一個月之內公開所有沙特與特朗普家族商業利益相關的金融聯繫。

 

 图片关键词

 

兩周前,沙烏地阿拉伯記者卡舒吉在沙特駐土耳其領館“失蹤”,沒人想到會引發一場巨大的國際外交風暴,而美國總統特朗普被捲入了風暴眼,且隨著“肢解”等傳言蔓延,風暴還在進一步升級。特朗普政府為什麼對沙特記者失蹤事件反應如此遲鈍?特朗普本人為何不遺餘力為沙特辯解?這成為美國現在吵得最凶的話題。

 

 

图片关键词

图片关键词

图片关键词

图片关键词


 

聯名信

 

沙特給美國“轉賬”一億美元11名議員要求特朗普公開十年內商業往來

 

據《華盛頓郵報》報導,美國國務院一名官員證實,在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到達沙特首都利雅得當天,美國收到了沙特發來的一筆一億美元的款項。在這個特殊的時間點,這筆錢的到來被質疑是否是沙特擺平卡舒吉失蹤案國際壓力的報酬。美國國務院對此表示否定,稱這筆資金早就在計畫中,與蓬佩奧訪問沙特沒有關係。

 

與此同時,特朗普與沙特20多年來的各種商業往來都被翻了出來,問題轉向作為美國總統的特朗普對國家利益是否忠誠?是否被外國收買在政策上假公濟私?1016日,特朗普在推特上憤怒發文自證清白,推文寫道:“有據可查,我在沙特沒有金融利益。凡是認為我在沙特有金融利益的都是假新聞!

 

但在隨後一天,特朗普仍然明確表示他不願意因為沙特記者失蹤而放棄中東盟友沙烏地阿拉伯,而此言論遭到了美國國會多位議員反對。北京時間1018日,美國廣播公司(ABC)曝光了一封11名美國參議員發表給特朗普的聯名信,這封聯名信列舉了特朗普過去和沙特相關的多次交易,要求特朗普在一個月之內公開所有沙特與特朗普家族商業利益的金融聯繫。

 

聯名信共提出5個要求:若屬實要求特朗普終止與沙特經濟往來

 

議員在聯名信中提出了5個要求。第一,公開特朗普集團過去十年內與沙特、沙特皇室及其他國民的所有投資、支付行為及其他金融交易;第二,20156月,特朗普正式參加2016年美國總統選舉之後,是否討論過和沙特有關的未來投資和商業交易行為;第三,在當選美國總統後,沙特政府或國民有無向特朗普提供任何禮物或其他有價值的東西;第四,要求特朗普承諾在卡舒吉失蹤案相關調查結束之前,暫停其本人及家族與沙特的一切商業聯繫;第五,如果調查結果顯示沙特高級官員策劃或參與了卡舒吉案,是否會終止本人及特朗普集團與沙特的一切商業聯繫。

 

沙特向美國下超5000億美元訂單 多位高官指責特朗普“假公濟私”

 

對於沙特記者卡舒吉的失蹤,美國國內輿論巨大,要求沙特方面給出合理解釋。

 

卡舒吉是整個阿拉伯世界最著名的政治評論家之一,20176月,獲美國“傑出人才非移民工作簽證”,成為《華盛頓郵報》的專欄作家。

 

沙特王室否認對卡舒吉失蹤事件負責,而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已多次暗示,卡舒吉死在了沙特駐伊斯坦布爾領館,隨後卡舒吉造虐待致死、被肢解等傳言也蔓延開來。美國議員更將矛頭指向沙特領導人。然而美國總統特朗普卻堅持對沙特“無罪推定”。更多次表示,不會因沙特記者失蹤案放棄中東盟友沙烏地阿拉伯。

 

特朗普在1017號的媒體見面會上說:“如果你注意到沙烏地阿拉伯,你會發現無論是軍事設備還是其他物資,他們都是巨大的採購者。我訪問沙特時,他們承諾購買價值4500億美元的物資以及價值1100億美元的軍備,這可能是美國歷史上最大的訂單,還有可能是世界歷史上最大的訂單——我不認為世界上有超過4500億美元的訂單——就在訪問沙特的那天,他們做出了承諾。因此他們是一個重要的盟友。但我希望知道沙特記者發生了什麼,誰應該為此負責。”

 

而美國國內對此有著不同聲音,認為特朗普是為沙特開脫和辯護。前美國中央情報局局長約翰·布倫南說:“關於軍售以及依賴於此的美國就業崗位,特朗普並沒有說實話,我認為特朗普和白宮正試圖保護美國和沙烏地阿拉伯的關係,以及特朗普和沙特國王的私人關係。”

 

美國路易斯安那州共和黨議員約翰·甘迺迪對卡舒吉失蹤案表態:“我們需要以最強烈的措辭譴責這種行為,而且總統和國會需要對此共同譴責,我們需要對沙特政府講明白,這種行為是不可接受的。”

 

美國佛吉尼亞州民主黨參議員馬克·華納則直指特朗普對沙特態度曖昧,“如果總統不願意履行其職責,國會將採取行動。”

 

美國眾議院少數黨領袖南希·佩洛西也譴責特朗普,“就這屆政府而言,總統一直都講的非常清楚,他說了跟著錢走。真的,美國總統應該是領導者,應該是整個國家的領導者,他不應該因個人或政府的金錢交易,為此找任何藉口。”

 

美國媒體炮轟特朗普“拿人手軟” 對沙特記者失蹤案格外理性和克制

 

與此同時,幾乎美國所有的主流媒體都在聲討這次記者失蹤案中特朗普對沙特表現出的“寬容”態度,這與他在對待其他國家、其他事件當中的激烈言辭形成了鮮明對比,向來大放厥詞的特朗普面對沙特變得十分理性和克制。

 

《今日美國》報16號刊文寫道,“沙特記者被殺害的傳言不斷發酵,華盛頓出現關鍵性轉向,都在反對美國的長期盟友沙特,智庫在退回沙特的資金,遊說公司拒絕沙特的業務,國會也在積極考慮制裁沙特領導人,唯一在堅持的是特朗普總統本人,他接受沙特對此事的否認,派遣國務卿蓬佩奧訪問利雅得,鸚鵡學舌,傳遞記者可能被無賴殺手殺死的說法。”

 

為什麼美國總統那麼喜歡沙特人?《華盛頓郵報》16號提出這一問題並給出答案:因為沙特人為特朗普出錢。文章寫道,特朗普也不避諱講這些——2015年,他曾在阿拉巴馬州的一個集會上說:“沙烏地阿拉伯,我與他們所有人都相處得很好。他們從我這裏買房子,花了四五千萬美元。我會不喜歡他們嗎?我很喜歡他們。”該報認為,這可謂駭人聽聞,“一位美國總統候選人說,他喜歡某個其他國家,原因是他們給了他千百萬美元,這幾乎等於是承諾會因此制定對他們有利的美國外交政策”。

 

按《紐約客》雜誌的說法,“在卡舒吉事件中,特朗普總統過於熱切地接受沙特的辯解”。特朗普似乎準備、甚至渴望接受沙特的事件版本,或至少是沙特對調查事件的承諾。他譴責對沙特的批評。他對美聯社說“你們又開始有罪推定了”,“我不喜歡這樣。我們剛剛在大法官卡瓦諾事件上經歷過這個,他一直是無辜的”。

 

專家:特朗普政府靠沙特推行中東政策只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用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美國研究所所長滕建群的話來說,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此前親赴沙特、土耳其斡旋就是去滅火的,想盡量平息該事件的後期影響。雖然事與願違,但不論出於政治考慮還是個人原因,不難看出特朗普在沙特問題上一直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

 

滕建群分析稱,“其實從美國來說的話,民眾的感情對沙特並不是很好,因為我們知道911恐怖襲擊事件當中,19個恐怖分子當中有15個是來自沙特的。所以老百姓對沙特印象並不是很好。”

 

但是,從國家層面來看,特朗普上臺以後,實際上是重新回歸傳統的美國中東政策,即依靠以色列、沙特等盟國來推行自己的中東政策。

 

滕建群說,“特朗普上臺以後,第一站就是出訪沙特,沙特也非常給特朗普面子,買了上千億美元的軍火。那麼在這樣一個背景下的話,美沙關係實際上在特朗普上臺以後,改變了奧巴馬期間那種冷淡狀態。所以出於地緣政治需要,出於美國國家安全政策的考慮,特朗普還是在沙特問題上顯得有點睜只眼閉只眼。”

 

卡舒吉失蹤事件到底會朝著怎樣的方向發展?所謂的調查報告,公眾期待的真相會出現嗎?假若沙特政府真的跟記者失蹤案脫不開干係,以特朗普為首的美國政府會作出制裁嗎?中國之聲會持續關注。